梅花logo

當年鄙視微商的,2020都活成了微商

2020-02-18 快速評論
整個朋友圈,簡直是一場品牌集體的下沉,一場私域流量的狂歡。


文| 韓靜儀


上周我寫了一篇《疫情之下該如何做營銷》,文中我苦口婆心地寫企業該怎么在這段時間活下去。

這周我發現:我想多了。

人民的智慧才是最偉大的,根本不需要我指導。

我本以為這段時間的疫情讓人絕望,停滯的車間也沒有看到開工的希望。

每晚我都在睡前祈禱疫情快點過去,我擔心那些依靠線下的企業要涼透了。

結果你猜怎么著?

我發現,在大雪紛飛的開年,原來線下那些矜持又端莊的門店和品牌,在一夜之間,都變成了主播和微商

各種吆喝和賣貨,可熱鬧了。

2020,全民微商,魔幻開場…………

第一個要說的,不是賣貨的,而是閃瞎我雙眼的,一場百萬人擠破頭參加的“云蹦迪”。

邀請我進去的,是我平時保溫杯不離手、晚上12點前就熄燈的中老年擼貓合伙人喵四———

她對我喊:“來啊!蹦迪啊!快活啊!OT這回厲害了!“

我定睛一看,頭部夜店One Third(OT)開始了在抖音直播間的線上disco首秀。

最牛×的是,我竟然還看到,有人在群里用表情包蹦迪!原來還能這么玩。

5個小時收入近200萬。服。

當然,在特殊時期大搞娛樂,顯然不合時宜,后來它索性把直播收入都捐了出去。

夜店在直播平臺找到了生存出路,那些線下的實體門店們也都八仙過海,各(qun)顯(mo)神(luan)通(wu)。

朋友圈徹底廢了

小龍哥,說好當年的愛與夢想呢?

我抱著逛菜市的心情,四處打量了一下,

不禁感嘆:可謂是行行出狀元,行行可微商!!

比如說餐飲界——北京上海很多著名的餐廳,大董啊,耀揚啊,都開始賣貨了,有些直接做直播、微信私域、還有抖音。

還有直播廚房,每天不重樣,做完就在微信上賣,主動貼合消費者需求,從零食、飲品到主菜,一應俱全。

看起來簡直像米其林級別。

對不起,在家里吸了好幾天泡面的我,餓了。

再說說健身房,我在上一篇文章里說了超級猩猩的案例。他們在過年期間,曾通過家庭化場景的健身教學視頻吸引了一大波流量。

緊接著,他們借著這一次積累的粉絲和熱度,又推出了線上的14天訓練課程,第一期課程一經上架,立刻搶購一空。

我不太明白,在家上課用KEEP不好嗎?后來聽說因為超級猩猩的用戶對教練有很強的粘性,教練對他們來說簡直是精神食糧,看到就快樂,所以秒空了。

那零售呢?每個人都在瘋狂拉群。

賣服裝的BLUE ERDOS(鄂爾多斯的副牌)要求線下各個門店都建立自己的銷售群,每天安排幾場秒殺活動,充分調動客戶的積極性,日均銷量能達到平時開業時的一半以上。

之前我采訪過的內衣品牌內外也不甘落后,在微信社群里開始了大甩賣,一會兒買一贈一,一會兒滿額贈禮,一會兒限時秒殺,搞得不亦樂乎。

運動品牌MAIA ACTIVE在社群里一邊教瑜伽動作一邊賣瑜伽服。配飾設計師品牌OOAK玩起了Sample Sale。奢侈品電商LOOK每晚直播不停。

你以為奢侈品牌只是冷眼旁觀?

才怪。迪奧等各大奢侈品牌的柜哥也行動了,拉起社群,賣起口紅;

YSL的美女銷售也借勢做起直播,手把手在抖音上教化妝。

畢竟,友情提醒,情人節要到了……

當原本矜持的大品牌也玩起線上,柜哥柜姐終于沒有借口不上直播了。

我就問李佳琦、薇婭,你們慌不慌?

除了賣貨的,還有其他行業,也有各種神奇的景象。

比如現在門可羅雀的醫美診所和寵物醫院。這些診所可沒閑著,他們甚至做起了線上的診療服務。

有變美需求?寵物生病?別怕,遠程連個線就能幫你解決!

醫美行業的朋友在我的她經濟研究所社群里告訴我,這段時間大家都抱怨,“沒有提前整個容,這做恢復期多好啊!”

于是醫美行業最近都開啟了線上診斷業務,視頻30分鐘收50元(這個算便宜的),然后網上收定金,沒想到幾分鐘就收了幾十萬。

整個朋友圈,簡直是一場品牌集體的下沉,一場私域流量的狂歡。

還記得去年,我跟某大品牌的CEO說,要重視私域流量,這是未來的營銷趨勢。

對方回答什么呢?當然是猶猶豫豫,不屑一顧。

“私域社群都是微商玩的,你說的那都是換湯不換藥的CRM,我們還是想保持品牌的高端形象。”

結果這時候,他們拉群比誰都歡快。

人啊,終究還是會活成,你們討厭的樣子的……

突如其來的疫情,徹底顛覆了企業的營銷思路。

曾經的百般抗拒,我懷疑其實只是大家因為自己的思維無法突破。

曾經傳統思維就是覺得電商下沉,拉群沒啥可拉的,微商low。

嘴上說著不要不要,可面對慘淡的業績,身體卻無比誠實。

好了,有一說一。

我認為,這場疫情,其實已經讓很多品牌們意識到:電商不僅是渠道,更是戰略,是一整條產業鏈,是全新的商業模式。

大家都在反思:早干嘛去了?

那些思路轉變快的企業,短時間內就利用電商打了翻身仗。

比如護膚品牌林清軒。

因為疫情,林清軒不得不關停了全國一半的門店。

但卻依靠阿里的釘釘智能導購系統,再聯通淘寶業務,照樣把銷售做得風生水起。

武漢地區在全區關店的前提下,導購們愣是把業績做到了全國第二,部分地區的業績甚至達到了平時的200%。

再比如國貨服裝太平鳥。

玩轉了微信和直播的太平鳥,在這個特殊時期也打了一手好牌。

微信社群、小程序分銷、直播帶貨三管齊下,太平鳥成功實現了銷售逆襲,日均零售額超過800萬,甚至其中20%都是由新消費者貢獻而成的。

人人都在拉群的魔幻現實,已經給品牌們敲響了警鐘,再一次告訴我們:線上轉型的任務,不再是重要不緊急,而是重要且緊急的類目。

人們被壓抑的購物欲望,也在一個個微信群中解放得淋漓盡致。

在一個我平時只觀望但從沒剁過手的女鞋品牌群里,因為特價,我一下買了三雙;

明明不缺內衣的我,在秒殺時又刷刷刷囤了三件。

不過話說回來,線上營銷確實可以解決商家在疫情期間的燃眉之急。

但更重要的是,這樣瘋狂的拉群營銷方式,是戰略的轉型,還是用戰術上的忙碌彌補自己的焦慮?

——反正工資都發了,員工閑著也是閑著,不如去微信上賣貨,圖個心理安慰?

與其群魔亂舞,不如借機好好規劃下自己的電商業務和私域流量。

是不是應該趁機把整個線上營銷的邏輯系統化正規化,學習私域流量的知識,沉淀用戶,并真正打造成企業的長期忠實客群?

當然,也要算一筆賬,私域到底適不適合你。

如果經濟模型上并不適合,是不是還是應該趁這段時間閉門磨刀,修煉內功?畢竟,我們還是會迎來春暖花開的那一天——

說到這里,我好奇。

若干年后,我們再回看今天,全國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拐點,會不會就是這場疫情?

畢竟,我早就預測過了,營銷人啊,終究,是要變成微商的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注: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梅花網立場。

本文由刀姐doris授權梅花網,并經梅花網編輯發布。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,謝謝!


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0/300
評論
  • 按熱度
  • 按時間
    相關文章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