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花logo

當年吐槽KOC的,現在都活成了KOC

2020-03-19 快速評論
當年被吐槽的KOC,現在真香了。

作者 | Mammon

文 | 刀姐doris

2020真香中開局。

在之前一篇文章中,我說當年鄙視微商的,2020都活成了微商。

大家希望我繼續寫寫,于是我索性準備寫個系列篇。

我說微商只是做了個比喻,此微商非彼微商——其實我在說的是全民開始私域、直播和分銷了。

分銷?慢點……這不就是當年大明湖畔大家都嘲笑的KOC概念嗎???


所以第二集我想說說———當年被吐槽的KOC,現在真香了。


還記得大明湖畔的KOC嗎

大家還記得大明湖畔的KOC嗎?那個當年被大家嘲笑成狗的KOC?

如果你不記得了,我提醒你一下。

KOC,當年大家給它的定義就是窮人版的 KOL(博主)。門檻極低、更接地氣,只要朋友圈/微博粉絲數過百,就能做推廣,或者幫你分銷。

例如,當你爸媽給你發來一條鏈接,讓你幫他砍單拿返現的時候,他們就變成了KOC。

只要朋友圈人數/微博粉絲數過百,都能做KOC

比起動輒上萬廣告費的KOL,KOC自然是個更性價比的方式。甲方樂了,終于找到了省錢又賺錢的方式。

我至今還記得,去年大明湖畔一篇《KOL不火了,現在KOC的時代》,引起全行業沸(吐)騰(槽)的盛況。

全行業沸(吐)騰(槽)的盛況

一頓瘋狂輸出,誕生了好幾篇10w+爆文,成功讓人對KOC起了生理反應。

內行們還沒battle完,另一邊黑(chi)話(gua)辭典立馬就來了。


緊接著,還有人找到了KOC失散多年的兄弟們,KOA/KOB/KOD……都來了……

當年那會兒,朋友圈的熱鬧程度堪比過年,不僅讓人看得樂呵,還帶著一種看透一切的睿智。

“KOC就是消費主義割韭菜的新借口、新一代的刷墻廣告、朋友圈里的牛皮癬、傳銷殺熟的新騙局、新瓶裝舊酒的造詞巨坑……”

總之有節操的人瞧不上,也不玩KOC。


全民KOC亂象

大家嘴上說著不要不要,身體都很誠實。

比如去年我就已經提過完美日記家的KOC。

原圖出處聚美麗

 

這一排排手機里,很有可能有你某次加的“小完子”或“小美子”或“某彩妝師”。

她們在你的朋友圈里活靈活現,會發自拍、種草和折扣優惠,可事實上她們可能只是1/10個人,是品牌方精心打造的社群KOC。

完美日記的KOC故事,在業內早就不是秘密了。KOC就像它養在各平臺神出鬼沒的刺客,專門收割平臺流量紅利。

三年前還是小透明的它,如今已經在小紅書、微信、淘寶等平臺成功修煉成了王者。

完美日記在小紅書、微信、淘寶等平臺成功修煉成了王者

今年,大家的身體更誠實了。

這段時間疫情營銷三大寶:私域、直播、搞分銷。

分銷型KOC簡直就是民族之光、品牌的精神砥柱、中國經濟的背后棟梁。

比如說我給你舉幾個例子:

太平鳥、林清軒、相宜本草這幾個品牌,在線下零售不景氣的時候,靠著KOC逆風翻盤了。

特殊時期,太平鳥開始動員員工,種草身邊的親戚朋友,成為官方分銷koc。原先線下門店的導購們不僅為了工作拉群做促銷,也逐漸變成小姐妹眼中的安利王。

并且這個安利不僅限于嘴上說說,還有行動上。他家上線了C端會員APP“鳥嗒”,鼓勵員工和消費者一起分享日常穿搭,進一步培養和發掘潛在KOC們。

太平鳥C端會員APP“鳥嗒”

而林清軒也是相似的手法,只不過主場不是微信而是釘釘和手淘;

相宜本草就更直接了,明確表示今年私域是條重要賽道,正在通過培養一些KOC來做私域流量的運營,進一步激發旗下1000多位自有美容顧問的種草和帶貨價值。

品牌們要什么,Agency(代理商)的嗅覺是最敏銳的,前不久知名電商運營平臺寶尊,還開辟了一條KOC的業務線。

知名電商運營平臺寶尊也入局KOC了

當初KOC被懟得有多猛,現在分銷就被做得有多勤。

當然要說最勤勞的KOC,還是老板。

去年笑著轉發KOC的吐槽,現在他們朋友圈分銷做的比誰都賣力。

不僅天天在朋友圈刷著活動海報、折扣信息。甚至還有“重”金懸賞發朋友圈,搞搞分銷裂變。

比如我自己的朋友圈,已經失去了當年的童真和美好……

(友情提醒,發完的廣告可以轉為僅自己可見)

以往高冷的網紅餐廳、酒吧的老板們,也不端著了。以前排隊三小時才能吃到的東西,現在說不定老板會親自送貨上門喲~

而且這些老板都不約而同地學會了一個神奇的技能——你永遠找不到他昨天發了什么廣告。

不僅是老板想賺錢,疫情期間大家都想賺錢零花錢。

有沒有發現,最近宅在家的同事,好像比工作的時候還要拼……

某一天我同事發給我這句話……

直接開始下海做起了KOC。

 

不僅品牌方找KOC,游戲玩家更是沒閑著。

你聽說過養龍分銷、養豬分銷嗎?

這段時間分銷裂變的游戲又火了。

例如養龍,一個分紅龍一天受益大概180元左右,邀請100個好友穩定獲得一條;再比如遛狗,邀請朋友組成旅行團,穩賺睡后收入;還有養豬、養啥……手把手教你把朋友變成錢,不點都不行。

另一些人,也想賺零花錢,但過不了心里這道坎怎么辦呢?沒關系,品牌們開始教你怎么做高級KOC。

定位中高端的服裝品牌d'zzit和姊妹品牌DAZZLE,面向消費者上線了微信小程序分銷員功能,同時在公司內部啟動了“DAZZLE FASHION 線上銷售合伙人招募令”,鼓勵內部也全員加入微商城分銷隊伍,全員KOC。

同樣本土快時尚品牌西遇,也推出了“營銷合伙人”計劃,向全國招募線上銷售推廣人員,還承諾“0元開店、高額返點”。

西遇“營銷合伙人”計劃

如果覺得給錢太直接了,我們也可以再含蓄一點。

2月的時候,我就說過,國內首家彩妝集合店品牌THE COLORIST調色師,就要加大其KOC體驗官的投入。通過產品的免費試用,讓更多的人一起來種草。

相似的邏輯,還有以試用分銷為商業模式的小程序平臺「試盒」,去年年中還火過一陣子。


我本來以為KOC就是賺點小錢,薅一薅羊毛。

沒想到,當初被人看不起的KOC,現在還能幫你成為人生贏家。

最近刷微博,我就總有種錯覺,以為自己的打開方式錯了。

2月16日恒大微博廣告開屏 

不僅是因為看到連微博首頁都開始搞分銷,居然還是賣房分銷??

看到這可觀的傭金,我也上心了起來。

仔細一研究,我發現,微博簡直就是KOC的隱秘江湖,到處都是分銷高手。

什么網紅賣衣服、婚紗旅拍廣告、莆田假鞋廣告已經不稀奇了。

小說分銷才是王道,各種虐戀權謀、手撕白蓮花的爽文、霸道總裁文……一不小心就著了道。

而這些發小說的微博號,他們并不生產小說,他們是小說的搬運工,小說分銷商。精彩劇情突然中斷,正是欲罷不能的時候,只能順著這些KOC的交到,走入分銷的套路中。

當你為冷暖傷痛的愛情充了錢,也意味著你即將成為這條產業鏈的下線。

只要申請一個小號,你也能分分鐘變成小說分銷大佬。

相似的玩法,還有在微博評論區出現的各種看手相、算命貼,當你鬼使神差的想借助玄學力量,點開某個鏈接的時候。

恭喜,你已經幫助某人拿到了傭金。

不僅全民分銷做的熱熱鬧鬧,KOC還出現了許多衍生玩法。

例如,最近大家都喜歡搭配直播一起玩。

萬物皆可直播、人人都可成為主播,正是全民KOC的頂級盛宴。

原來做線下商場的銀泰,計劃將自己的5萬名導購全部變成主播,現在已經有1/10的導購注冊了淘寶直播,銀泰日均開播已經超過200場。

走進直播間的導購們也越來越多,從商超百貨,到美妝服飾,再到基金地產、汽車百貨,應有盡有,應播盡播,各個操作猛如虎。

至于這些衍生型KOC的戰績如何?銀泰給出的結論是:

“直播3小時,等于復工6個月。”

別問,問就是KOC真香。


KOC是常態

好了,有一說一,全民KOC這個現象,再次向我們驗證了一個真理——

傳播的本質是傳(sha)人(shu)。

我去年就說過,KOC和KOL是互補關系,KOL帶動話題和影響力、KOC帶動渠道分銷。

這里的“渠道”說的不是某個平臺、某個流量紅利,而是每個人的人脈。

KOC本質上是口碑傳播的進階版本,品牌把本來要付費投放的錢,用來買用戶的好感度和人脈,讓更多人知道產品的好。

俗話說,好事不出門,壞事傳千里。KOC就是花錢讓好事也出門。

當然,這也容易讓人鉆空子。

有些品牌會利用這么一個手段,來制造假的輿論;而有些人更是為了錢,什么都發。

于是KOC的反噬就來了。

他是為錢傳播,還是為好東西傳播?

這東西究竟是真的好,還是又在割熟人韭菜?

是要臉,還是要錢?

是要錢,還是要朋友?

……

我本來以為這一系列靈魂拷問無解,但現在有了一些新的體會——小孩子才做選擇,成年人什么都要。

存在即合理。商業的意義不在于簡單地判定一件事的對錯,而在于清楚地鑒別它為市場帶來的價值。

以前我們原來看到一些品牌用KOC實現了翻盤,以為它只是錦上添花的一種手段;但現在的情況是,很多品牌正不得不用KOC來求生。

隨著越來越多玩家的加入,KOC這個曾經被人不屑一顧的地下世界,也正在逐漸變得體系化、規模化。

這篇我的觀察就寫到這里,我只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感受:別嘲笑任何新概念,概念的誕生必定揭露了一些本質。不然當年最嘲笑概念的你,可能今年身體會最誠實。

至于KOC,它的本質就是營銷回歸是以人為圓心的時代。KOC的下一步,可能是更精細化地經營KOC們。

KOC會如何演化?真是令人非常期待。


注: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梅花網立場。

本文由刀姐doris(ID:doriskerundong)授權梅花網,并經梅花網編輯發布。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,謝謝!


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0/300
評論
  • 按熱度
  • 按時間
    相關文章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